x

这是一个正经的群宣
群主江澄在线等一个吃双杰的魏无羡
在线等一个双壁的蓝湛。
吃双道和忘羡的朋友请先等一等。
也不欢迎宋晓薛 忘羡澄 等邪教
邪教和双道忘羡的请不要在群主面前秀,不然别怪群主权限狗。
热烈欢迎双杰双壁恶友。

群里空皮很多

欢迎各位正派反派加入,一起聊天谈梗,飙车撒糖

欢迎加入性感江澄在线等魏婴,群聊号码:863295528

群号评论区再放~

【薛晓薛】小甜饼

ooc注意
短小注意
小甜饼

薛:道长你喜欢我嘛~

晓:变态…

薛:道长能不能喜欢我?

晓:变态

薛:【失落】原来…道长真的不喜欢我吗…

晓:……

薛:那你喜欢谁?【准备去杀人】

晓:【沉默片刻】……变态

薛:【愣】诶?

-end-

想写一个灵魂伴侣的梗……
之前的坑会填、
不知大家对灵魂伴侣有没有了解
就是能够和你产生灵魂共鸣的,绝对知心的伴侣表现为不离不弃,忠诚等、
所以大家想看be还是he

晓薛晓→恐怖宠物店 two

又名清风明月心累的日常


上次热度破百,涨粉也比较快
在下受宠若惊
其实不是故意拖更,只是最近真的忙
希望各位小可爱能够见谅



ooc注意
ooc注意
ooc注意
重要的事说三遍



然后…越写越逗比向了
准备好了么



让我们倒数





3



2



1


让晓星尘很欣慰的是小狼狗一路都很听话的没有闹。这让重视契约内容的晓星尘松了口气。虽然不知道不遵守约定会发生什么,但直觉告诉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



回到住所,晓星尘看着在客厅里打滚的薛洋洋有点无奈,地还没有拖,把衣服弄脏了可怎么办?看到两只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好想揉揉怎么办…





晓星尘扶额,一再提醒自己洋洋还只是个小狼狗,可是过分像人的外貌让晓星有点尘控几不住记几的心情,觉得自己跟拐卖儿童似的,还得藏着掖着。





“阿洋,吃饭啦。”常年一个人住的晓星尘还没忘了准备两个人的碗。在客厅里正打滚薛洋,翻身爬起来冲到桌前安分的坐下。





晓星尘很少给别人夹菜,但薛洋吃饭专挑甜的吃,晓星尘看了也只能提醒一下,毕竟还只是小狼狗,多吃点也没什么吧……晓星尘的心思刚回到吃饭上,就听到门铃突然响起。




“来了。请稍等。”
身为清风明月的晓星尘有点失去耐心,但还是怀揣着无奈去开了门。





打开门,是宋岚,晓星尘愣了几秒。
“子琛!你怎么来了?你不是去…”说话间晓星尘突然想起正在吃饭的薛洋。
“怎么这么久,星尘你…”
…没事吧?
话音未落,晓星尘瞬间pia的关上门。



被好友关在门外的宋岚…感觉心情十分微妙。
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……宋岚沉思,觉得好友一定是遇上了大问题。



晓星尘十分慌乱的把正在吃甜食的薛洋掳走,裹成粽子就扔进了卧室,关上房门,挂着一脸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就去给好朋友开门。





吃的正香的薛洋突然被拎走,有点不甘心的挣扎,但并无卵用。
薛洋:姓宋的老子饶不了你……【???】
宋岚: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


宋岚有些担心的看着晓星尘:“星尘,你还好吗?” “我,没事,刚才有点乱,快进来吧…”晓星尘一时竟不知该说点什么,于是干脆闪开门口的位置,让对方进屋。



“子琛,我听说你去国外学习了?”晓星尘一脸认真的给宋岚递水。“嗯,想了想还是过几天再去,先来看看你。”



宋岚接过水杯喝了一口,水刚到嘴中,表情微变,忍住了要喷出去的冲动--太甜了,简直甜到齁。这是人喝的么,宋岚在心里面默默吐槽。

强忍着甜到齁死人的水,宋岚放下水杯就瞅见了桌子上的一堆甜食,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总觉得心情不爽…“星尘最近喜甜?但是吃多了也不好…”



虽然也不好多说什么,然而还是出于关心问了一句。晓星尘正怀揣复杂的情绪犹豫片刻到底要不要说薛洋的事:“……um,子琛,其实我最近养了一只小狼狗…他……”



话音未落,只听到卧室的方向传来“嘭”的一声,仿佛是什么倒塌了…



宋岚一脸担忧的看着好友,并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。见好友不做声只好自己走去卧室一看究竟,结果晓星尘眼疾手快的挡在门前……





宋岚忙道:“好像有东西倒了你不进去看看……”
晓星尘拼命摇头,宛如一个拨浪鼓。

宋岚:……?????直觉告诉我一定有引擎




tbc



总结一下视感就是…




屋里二人正在不可描述



突然听到敲门声




晓星尘:“谁啊?”



宋岚:“查水表!”


薛洋:“我去你妈逼!”

【晓薛晓】我和你最好的朋友掉进水里你先救谁

很久很久以前的脑洞

证明一下我还活着…

ooc有的

逗比向系列

欢迎捉虫

我和你最好的朋友掉进水里你救谁?



薛洋今天突发奇想要问问晓星尘这件事。





薛:道长,我和你最好的朋友掉进水里你先救谁?






晓星尘:【毫不犹豫】他应该掉不进水里……而且就算你们一起掉进去了,他也有能力救你…




薛洋:(•́へ•́ ╬)



薛洋:那我们不说这个,我和小瞎子掉进水里你先救谁?



晓星尘:我们这里的河比较浅…你们…应该不会溺水……





薛洋:(•́へ•́ ╬)那如果是远一点的地方河水比较深呢?




晓星尘:什么,你们怎么可以去那么远的地方玩,我还……



薛洋:停……(•́へ•́ ╬)



薛洋:我们不说这个!最后一次!我和你最好的朋友或者小瞎子掉进水里你到底先救谁!假设他们都不会游泳,水特别特别的深能淹死大象的那种!



晓星尘:可是大象淹不死……



薛洋:别岔开话题我问你话呢!【拍桌子】


晓星尘:当然是……先救你



薛洋:yeah【沉迷在“道长最好了”的循环中】



晓星尘:如果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淹不死



薛洋:(•́▽•́ ╬)小爷今天不干死你就不姓薛


end

晓薛晓→恐怖宠物店 one

恐怖宠物店AU

小狼狗洋洋x转世小星星无差

ooc注意

今天的中华街一样很忙碌……

D伯爵的宠物店又来了一位新客人,难得有假期出国一次的晓星尘很不确定他为什么要来国外买宠物。……

正在喝茶的店主D伯爵感觉有客人要来了,于是放下茶杯。

尽管这家宠物店并不怎么显眼,顾客也不怎么多,装修也很复古……也许是中华街装修的特色也说不定。

晓星尘这么想着,觉得这里可能有自己需要的东西,然后毫不犹豫地推门而入,正和店主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撞在一起,对方身材高挑,穿衣风格也和店里的装修很配,精致的旗袍,中分黑色直短发遮住一部分眼角,嘴角带笑。

“欢迎光临,本店无论是猫狗之类您熟悉的动物,还是游走于华盛顿公约的珍禽异兽,不论您想要什么,我们都能为您准备。”

“嗯……”晓星尘听到,右手抵着下巴沉思片刻,开口道,“我一直是一个人住,只是想养一只小猫小狗之类的小动物也许可以活跃一下气氛。”


D伯爵眨眨眼,想到了什么似的继续微笑起来:“这样啊,那本店新进了一只小狼狗倒是很合适呢。”
“诶?”晓星尘莫名其妙觉得有点开心,“那请问它在哪?”

“这个是珍稀品种,不便放在前台,还请您随我来。”D伯爵转身走进一个拐角。晓星尘怀着好奇跟上去。走了一会儿,两人来到一个下坡处,光线昏暗,像是一个地下室。“注意脚下。”D伯爵在前面好心提醒。晓星尘在后面礼貌的回应了一下,跟着走下去。

两人走到一个房间前。“是这里了。”D伯爵推开门,发出吱哟吱哟的声音。顺着D伯爵手指的方向,眼前分明坐着一个兽耳少年,斜斜的刘海,扎着高马尾,穿着一身黑色古装,小虎牙显得十分稚气,还晃着身后的尾巴,仿佛在强调自己的身份。

“道长。”少年乌黑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。
“这……”晓星尘愣了一下,从未见过面却对这少年分明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
“他叫薛洋,真的是很稀有的品种呢。这类种族非常喜甜,而且很忠心哦。传说古时候有一位盲眼的道长救过一只,那位道长死后,他空守了不知多少年,一生皆苦,也许是嗜甜的原因吧。”D伯爵面带微笑,耐心的做着解说。

故事的内容仿佛拨动了晓星尘内心深处的那根弦。

“这个……要多少钱。”
“价格不是问题。”
“道长。”晓星尘正犹豫着,听见少年又唤了一声,清淡的两个字与内心深处的声音重合,重重的戳进晓星尘的内心。

“道长,我错了…别丢下我……”少年可怜兮兮的眼神让晓星尘的同情心有点受不了。“我…我买了……”晓星尘无力扶额。

“那请务必严格遵守以下约定:
1.不要让别人看见他
2.要每天给他糖吃
3.不要让他受伤
如果违背约定,宠物与顾客之间发生任何意外,本店概不负责……如果没有问题,那么,请在这里签名。”

D伯爵将契约递到晓星尘面前,晓星尘不假思索地提起笔熟练的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“请好好爱护它。”D伯爵补充道。

闻言,晓星尘点点头。

走的时候晓星尘把他的小狼狗裹得像个粽子,然而后者看起来毫不介意的样子





“不知道这次的客人能不能遵守约定呢。”D伯爵轻叹,目送晓星尘离开。

tbc

第一次写这种

想看he的道友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thx

今天重新刷了一遍恐怖宠物店…
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
然后就有了一个奇怪的脑洞
晓星尘去买宠物
然后D伯爵给他一只小狼狗→其实在晓星尘眼里是洋洋的样子
说这是珍惜品种要好好照顾
1.不要让别人看见他
2.要每天给他糖吃
3.不要让他受伤
必须严格遵守以上约定
那么,请在这里签名。请好好爱护它
如果违背约定,宠物与顾客之间发生意♂外,本店概不负责……
大概behe皆可的样子?

据说有个表白段子

据说有个表白段子

“你有几根手指?”

“五”

“你有几个眼睛?”

“二”

“你有几个对象?”

“零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但是薛晓薛好像玩不来?

汤圆拟人 深夜发糖

汤圆拟人
元宵节刚过悄咪咪添把火
ooc 欢脱向

薛洋勺子上有一只道长汤圆…
从碗里的一堆道长汤圆里舀出来的
这个道长汤圆有点懵,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薛洋在盯着它看。
颜色白白的,表面滑滑的,看着软软的。
戳一戳,带着糯软的声音和压抑着的喘息。
一口咬下去是香甜的芝麻馅。
浓郁的馅料从缺口里流出来,道长汤圆似乎是颤了一下,满足的叹息了一声,歪向一边,过完了他作为汤圆的一生x
另一只碗里的洋洋汤圆看到此情景,纷纷哭着撞碗壁,五彩缤纷的馅料流了一碗。
晓星尘有点郁闷,好端端的一碗汤圆,现在都没法好好吃了。“诶……”
“怎么啦道长?”
“没什么。”晓星尘内心郁闷的戳着碗里破碎的洋洋汤圆。
“哎呀,既然汤圆没法吃不如道长就吃我吧!”
晓星尘:∑
……
于是只见阿箐端着一碗汤圆从门口跑了出来。